文字大小

線上旅展

(Journey)

臺灣在東亞海域中,因具有軍事和貿易的重要地理位置,登上了世界的舞臺,來自世界各地的旅人們,以臺灣為中心,發展出不同的旅程故事。這些有趣的旅行故事,不只有本次展覽精選本所典藏的10位旅人,更有其他好玩的旅程,提供大家在線上一睹為快!

許炳煌(1901-1967),臺南市人,臺南三郊(北郊、南郊與糖郊)組合長景祥號許藏春之孫。清代臺灣的商業團體臺南三郊面對政權更迭,1895年起成員陸續內渡中國,直到局勢穩定後,才紛紛回到臺灣重新經營生意。大正年間,籍貫福建省泉州府晉江縣12歲的許炳煌,持臺南廳所發上陸許可證,以菓子工身分於安平港上陸,顯示其從中國來到臺灣的足跡。(圖1)1926年9月,許炳煌創設益泰商行,經營山產雜貨買賣貿易,如益泰商行就曾代理發售香港廣其昌的各式紙料。(圖2)依1930年5月「臺灣總督府旅券發行簿」中臺南州的紀錄,得以窺見許炳煌為從事「雜貨仕入」,就曾前往廈門和香港兩地。戰後,益泰商行轉型,改為專營焦炭事業,約1991年正式結束營業。

圖1 大正年間許炳煌上陸許可證
圖1 大正年間許炳煌上陸許可證
圖1 大正年間許炳煌上陸許可證
(檔案來源:許炳煌文書,中研院臺史所檔案館數位典藏)
圖2 益泰行註冊商標
圖2 益泰行註冊商標
(檔案來源:許炳煌文書,中研院臺史所檔案館數位典藏)

日治時期,許炳煌除經營商貿事業有成,同時亦被委派參與地方公共事務,1927年11月起,陸續擔任臺南市永樂町町委員、臺南州方面委員、臺南市永樂第一區長、臺南市防衛委員、報國勤勞奉仕隊永樂第一區奉仕隊長、愛國婦人會臺灣本部臺南州支部永樂第一分區顧問以及臺南警察署永樂町第四保保正、臺南警察署永樂保甲聯合會長等職。(圖3)1940年,許炳煌便隨臺南州保甲團員至日本遊歷與視察。(圖4)戰後,許炳煌則出任救濟院秘書一職。

圖3 1934年許炳煌保正認可狀
圖3 1934年許炳煌保正認可狀
(檔案來源:許炳煌文書,中研院臺史所檔案館數位典藏)
圖4 1940年臺南州保甲團員內地視察紀念照
圖4 1940年臺南州保甲團員內地視察紀念照
圖4 1940年臺南州保甲團員內地視察紀念照
圖4 1940年臺南州保甲團員內地視察紀念照
(檔案來源:許炳煌文書,中研院臺史所檔案館數位典藏)

許炳煌以其人生經歷,產生了個人履歷、證書、契約書、領收單據與照片等各式個人文書,內容多為商業往來文件、任保甲聯合會會長及赴日考察期間的影像。藉由這些文書,得以描繪旅人許炳煌於日治時期因從事商業貿易,曾遊走臺灣和中國兩地,並因參與地方公共事務,而將足跡延伸至日本的樣貌。

↑ TOP

葉盛吉(1923-1950),出生於臺南。葉盛吉的旅行足跡,自於日本入學時啟程,在日本仙臺第二高等學校就讀期間,思想右傾。(圖1)1945年4月考入東京帝國大學醫學院,結識學長劉沼光,同年10月參加「新生臺灣建設研究會」,12月接觸歷史唯物論。(圖2~圖3)

圖1 1940年代葉盛吉就讀仙臺第二高等學校時期的筆記
圖1 1940年代葉盛吉就讀仙臺第二高等學校時期的筆記
(檔案來源:葉盛吉文書,中研院臺史所檔案館數位典藏)
圖2 1945年葉盛吉就讀東京帝國大學時的學生證
圖2 1945年葉盛吉就讀東京帝國大學時的學生證
(檔案來源:葉盛吉文書,中研院臺史所檔案館數位典藏)
圖3 1945年葉盛吉就讀東京帝國大學時遊歷上野留影
圖3 1945年葉盛吉就讀東京帝國大學時遊歷上野留影
(檔案來源:葉盛吉文書,中研院臺史所檔案館數位典藏)

1946年4月,葉盛吉返臺轉學臺灣大學醫學院,並至延平學院旁聽社會科學課程,思想開始左傾。1947年當選學生自治會理事,發行《醫訊》,在臺大頗露鋒芒,同時結識許多左翼學生。1948年9月經由劉沼光介紹加入共產黨,擔任臺大醫學院支部書記。同年9月,與胡秀山等5位醫學院同學,訪問上海、南京、杭州、蘇州。(圖4~圖7)

圖4 1948年葉盛吉遊歷中國紀念照-於上海中山醫院
圖4 1948年葉盛吉遊歷中國紀念照-於上海中山醫院
(檔案來源:葉盛吉文書,中研院臺史所檔案館數位典藏)
圖5 1948年葉盛吉遊歷中國紀念照-於杭州西湖
圖5 1948年葉盛吉遊歷中國紀念照-於杭州西湖
(檔案來源:葉盛吉文書,中研院臺史所檔案館數位典藏)
圖6 1948年葉盛吉遊歷中國紀念照-於南京中央研究院
圖6 1948年葉盛吉遊歷中國紀念照-於南京中央研究院
(檔案來源:葉盛吉文書,中研院臺史所檔案館數位典藏)
圖7 1948年葉盛吉遊歷中國紀念照-於蘇州虎丘山
圖7 1948年葉盛吉遊歷中國紀念照-於蘇州虎丘山
(檔案來源:葉盛吉文書,中研院臺史所檔案館數位典藏)

1949年6月,葉盛吉自臺大醫學院畢業,在第一內科任臨床醫師。1950年3月,前往屏東潮州瘧疾研究所從事研究後,活動漸趨消極,5月29日在任所被捕,11月29日遭難。(圖8)作為將在未來行醫濟世的醫生,葉盛吉在就學期間為了追求大同社會的理想,而走上反對體制的道路,直至1950年11月遭難,而結束其人生旅程。

圖8 1950年臺灣省瘧疾研究所第3期訓練班於潮州分所留念
圖8 1950年臺灣省瘧疾研究所第3期訓練班於潮州分所留念
(檔案來源:葉盛吉文書,中研院臺史所檔案館數位典藏)

↑ TOP

孫江淮(1917-2013),出生於臺南大林(今臺南機場附近)。1921年畢業於灣裡街公學校,1922年,擔任新化郡東勢寮聯合保甲事務所保甲書記,1923年,孫江淮轉任司法代書人廣瀨秀臣的筆生、通譯。1932年,通過臺南州第一屆司法代書人考試,在善化開設司法代書人事務所。孫江淮早在擔任筆生前,便進入商界,日治時期從事零售、醬油製造、土地投資等商業活動。(圖1)

1926年東亞醬油商會時期孫江淮行商至關仔嶺
圖1 1926年東亞醬油商會時期孫江淮行商至關仔嶺
(檔案來源:孫江淮文書,中研院臺史所檔案館數位典藏)

孫江淮最大的娛樂就是旅遊、泡溫泉和照相。如1931年,孫江淮著泳褲和泳帽遊安平海水浴場,(圖2)並至關仔嶺泡溫泉;(圖3)1938年,孫江淮則與家人至恆春旅遊。(圖4)1941年4月,孫江淮跟隨東亞旅行協會搭乘富士丸至日本觀光40餘天,(圖5)協會旅行的目的,是至東京參觀拓殖大臣淺野總一郎的私宅和政府機構建築物。(圖6)而孫江淮參加的原因,是因當時經營製飴業,受限於戰爭時期的物資缺乏,故想至日本尋找替代品與技術。

1931年孫江淮安平旅遊照
圖2 1931年孫江淮安平旅遊照
(檔案來源:孫江淮文書,中研院臺史所檔案館數位典藏)
1931年孫江淮關仔嶺旅遊照
圖3 1931年孫江淮關仔嶺旅遊照
(檔案來源:孫江淮文書,中研院臺史所檔案館數位典藏)
1938年孫江淮與家人於恆春鵝鑾鼻燈臺門樓留影
圖4 1938年孫江淮與家人於恆春鵝鑾鼻燈臺門樓留影
(檔案來源:孫江淮文書,中研院臺史所檔案館數位典藏)
1941年孫江淮日本旅遊照-於富士丸甲板上留影
圖5 1941年孫江淮日本旅遊照-於富士丸甲板上留影
(檔案來源:孫江淮文書,中研院臺史所檔案館數位典藏)
1941年孫江淮日本旅遊照-東亞旅行協會於拓務大臣官邸前留影
圖6 1941年孫江淮日本旅遊照-東亞旅行協會於拓務大臣官邸前留影
(檔案來源:孫江淮文書,中研院臺史所檔案館數位典藏)

孫江淮在神戶下船後,自行搭火車至東京,在船上先行閱讀旅行導覽書,查得東京的相關資訊,並先打電報預訂東京銀座頭的東京第一旅社。這趟旅程,令其印象最深的就是逛了白木百貨店株式會社(海頓公司)。這間約6、7層樓高的百貨店,佔地寬敞,主要採量販店的經營方式,各式物品皆有販售,必須持有小賣(零售)人營業執照和有護照的外地人,經檢查後才能進入。每層樓若是同樣的商品,都放在同一區,幾乎採自助式、沒人看管,要買的人就自行拿取。孫江淮還在百貨店內的寫真館拍攝了一系列連拍照,包含48種不同的表情與姿勢,相當新奇有趣。(圖7)除了東京,孫江淮也至京都嵐山、清水寺、大阪寶塚、東京上野公園等處觀光。(圖8~圖9)

1941年孫江淮日本旅遊照-於日本東京都白木屋百貨店寫真館
1941年孫江淮日本旅遊照-於日本東京都白木屋百貨店寫真館
圖7  1941年孫江淮日本旅遊照-於日本東京都白木屋百貨店寫真館
(檔案來源:孫江淮文書,中研院臺史所檔案館數位典藏)
1941年孫江淮日本旅遊照-於大阪寶塚
圖8 1941年孫江淮日本旅遊照-於大阪寶塚
(檔案來源:孫江淮文書,中研院臺史所檔案館數位典藏)
1941年孫江淮日本旅遊照-於東京上野公園留影
圖9 1941年孫江淮日本旅遊照-於東京上野公園留影
(檔案來源:孫江淮文書,中研院臺史所檔案館數位典藏)

除了代書業務與商業經營活動,孫江淮更參與地方事務,如加入壯丁團、創設善化商工協會,參與皇民奉公會、防衛團等。戰後,擔任司法保護委員會委員、調解委員會委員。其一生,就是一場歷經代書事業、商業經營及參與地方事務等各面向活動的豐富旅程。

↑ TOP

吉岡喜三郎吉岡喜三郎(1882-196?),出生於日本千葉縣,家族經營木材業,1907年通過臺灣巡查招募試驗,5月出發至臺灣受訓,學習刑法、臺灣特殊的鴉片、戶口、衛生、防疫、土語、武術等課程,其後24年間,從事第一線的警務工作,足跡遍及臺南、桃園、臺中、臺東等地。
1908年至1912年,吉岡喜三郎任職於臺南廳,歷任巡查、警部補,後升任為臺中州警部,期間參與各類勤務,臺灣總督府皆頒給不同的獎狀與任命證書。如1908年擔任臺南廳巡查時的職務格別勉勵金賞與狀(圖1);1912年任臺南廳警部補時因對風水災害防治或善後有功所得賞金狀(圖2);1920年任臺中州警部時兼任土語通譯時的給金狀(圖3)。這些書狀資料,為記錄其警務工作樣貌的一隅。

1908年至1920年吉岡喜三郎警務工作各式書狀 1908年至1920年吉岡喜三郎警務工作各式書狀 1908年至1920年吉岡喜三郎警務工作各式書狀
圖1 圖2 圖3
1908年至1920年吉岡喜三郎警務工作各式書狀
(檔案來源:吉岡喜三郎文書,臺灣史檔案資源系統)

日治時期警察是與百姓接觸的第一線人物,來到島內的日人透過警察展開縝密無縫的殖民統治。外來者與在地住民於時勢所趨下,所產生的矛盾和衝突,往往演變成歷史的哀歌,如1930年10月爆發的霧社事件。圖4為1930年12月初霧社討蕃員林部隊歸返,隊員們於員林郡役所前慶祝凱旋的留影;圖5為1930年12月中霧社搜索隊員凱旋紀念留影。

1930年討蕃隊活動照片
圖4
1930年討蕃隊活動照片
圖5
1930年討蕃隊活動照片
 (檔案來源:吉岡喜三郎文書,臺灣史檔案資源系統)

吉岡因通曉臺語和土語,曾多次參與討番任務,亦曾被任命為《警察沿革誌》的編輯委員,因功授勳表揚。1930年代,吉岡喜三郎時任員林郡警務課長,在1930年的日記中記錄霧社事件爆發後日方對應措施與感想。其後於1931年返日。

1930年12月8日吉岡喜三郎日記
圖6 1930年12月8日吉岡喜三郎日記
(檔案來源:吉岡喜三郎文書,臺灣史檔案資源系統)

↑ TOP

中田秀造中田秀造(1876-?),本姓鈴木,日本福島縣相馬郡人,為日治時期理蕃警察。1900年來臺灣,初於臺中縣擔任巡查,翌年通過臺灣總督府文官普通試驗,入臺灣總督府警察官及司獄官練習所甲科,接受警察幹部課程培訓。練習所畢業後,於1903年擔任彰化廳警部補,旋即升任警部。同年,鈴木秀造入籍為彰化廳警務課課長中田直久之養子,改姓中田,並與中田直久長女中田義子成婚。此後,陸續調任苗栗廳警部、新竹廳警部,均負責蕃務相關工作,至1911年出任新竹廳樹杞林支廳長時期,致力配合臺灣總督府的「五年理蕃計畫」(1910-1914),所留存的照片中,具體展現理蕃警務工作第一線人員的個人經驗。(圖1~圖3)

1910年代中田秀造執行蕃務照片
圖1
1910年代中田秀造執行蕃務照片
圖2
1910年代中田秀造執行蕃務照片
圖3
1910年代中田秀造執行蕃務照片
(檔案來源:中田秀造家族照片,臺灣史檔案資源系統)

除了理蕃業務之外,擔任地方長官的中田秀造,亦須參加各式活動,如地方敬老活動等,體現出警察公務生活的另一種樣貌。(圖4~圖5)

1910年代中田秀造任樹杞林支廳長期間公務執行照
圖4
1910年代中田秀造任樹杞林支廳長期間公務執行照
圖5
1910年代中田秀造任樹杞林支廳長期間公務執行照
 (資料來源:中田秀造家族照片,臺灣史檔案資源系統)

中田秀造於1917年起升任警視,分別於宜蘭廳、桃園廳、臺中廳任職,1920年因地方制度改制,出任臺中州東勢郡守。1924年轉調臺灣總督府警務局,擔任理蕃課長,並兼蕃地調查委員會幹事、警察官及司獄官練習所教官等職務,復於1926年派任為花蓮港廳長。直到1929年,辭官返回日本,總計在臺任職將近30年之久。

↑ TOP

海南島王家,原籍福建莆田,開基始祖王文魁,乾隆年間由廣東雷州遷往瓊州,始居於瓊州府城南門外高坡村,後購地置宅,村名「儒文」。後經二世明聰、三世宏仁、四世肇紀、五世家鈖、六世業健、七世均政(光緒年間曾任浙江富陽及黃巖縣丞)等各派成員,於海南島地區200餘年的生根與經營。直至八世安礽(字祝三,學名夢雲,日本大學法律科畢業,任律師,來臺後遞補為第1任立法委員)等人,於1949年由海口乘輪至臺灣,因認為不久即可返回故鄉,故行囊中裝載了自康熙51年(1712)至民國30年代的家族置產土地契約、產業經營活動以及祭祖及宗教活動文書、資產管理紀錄等2000多頁,於海南島生活近200餘年點點滴滴的記憶也一同遷移來臺。

王家成員於海南島落地生根、開設商號,族譜記載家族成員王宏仁於1753年在海口所大街購置舖屋,後開設泰昇行。50年後,此合同書中記錄王優記、王修記、吳星記三者議定合開泰升字號,王修記的資本5分,王優記的資本2分,吳星記的資本3分,以王修記的資本為最大。騎縫字樣「合同執炤」,顯示契約依例一式三份,三者各執一份,其中兩份即由王家的王優記與王修記所存執。(圖1)

1803年王優記、王修記、吳星記立合同書
圖1 1803年王優記、王修記、吳星記立合同書
(檔案來源:王均政家族文書,中研院臺史所檔案館數位典藏)

又從1873年王家棟向王中正購買黃牛牧養所簽訂的契約(圖2)、1878年馮翰桂向王氏家族成員王中正購得羊隻牧養所產生的契約(圖3)來看,畜牧可說是王氏家族成員在海南島進行的產業活動之一。

1870年代家族成員畜牧活動相關文件
圖2
1870年代家族成員畜牧活動相關文件
圖3
1870年代家族成員畜牧活動相關文件
(檔案來源:王均政家族文書,中研院臺史所檔案館數位典藏)

另從1895年符傳參將祖產中的大菠蘿樹賣與王中正所產生的契約(圖4),以及王家成員所產生的收租帳冊可知農業經營(圖5),為王家成員在海南島的另一項產業活動。挖掘王家來臺行囊中各式契約,訴說其家族於海南島經營各式產業的樣貌。

1895年符傳參立賣大菠蘿樹書
圖4 1895年符傳參立賣大菠蘿樹書
(檔案來源:王均政家族文書,中研院臺史所檔案館數位典藏)
收租帳冊
圖5 收租帳冊
(檔案來源:王均政家族文書,中研院臺史所檔案館數位典藏)

↑ TOP